其实我真的不叛逆_高中作文

发布时间:2021-10-17 12:51:43

其实我真的不叛逆
本文是关于高中作文的其实我真的不叛逆,感谢您的阅读! 我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我每天规矩地穿着整套校服,在袖口上套着袖套以免弄脏。我不会在校服里 面套上长至膝盖的彩条毛衣,也不会把肥肥的校服裤子换成细细的铅笔裤。 我的头发微卷,黑色。我把它们扎成高高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我不会 在美发厅里把头发做成流行的发型,烫成细细的小波纹再染成若有若无的金棕色, 也不会留着快要遮住半边脸的刘海。 我的书包是初一时候买的,用了一个半学期,样式简单。我不会去在精品店 去买那些花里胡哨的、带有冰冷铁链的长长的书包,也不会在书包上挂上一大串 叮当作响的饰品。 我的学*用具大多都有一种办公室的感觉。在超市买那种八元钱十支的中性 笔,和五元钱一沓的笔记本。每一本课本都被我用牛皮纸整齐地包起来,用记号 笔在上面写下科目名称。我不会去买颜色绚丽形状怪异的笔和画册似的本子,也 不会用明星海报将课本包得光彩照人。 我书包里只有课本和辅导书还有文具,偶尔会有刚刚买的《读者》。我不会 在书包里装上很多厚厚的青春韩版小说,也不会偷偷地往书包里塞小镜子、唇彩 和眼影盒。 我在上微机课的时候会艰难地用 flash 制作萤火虫飞舞,或者翻着微机课本 细细地看。我不会背着老师偷偷地敲着 QQ 聊得正欢,也不会搂着好友一边看新 出的偶像剧一边惊喜地尖叫。 我每天就这样安静地过着。

现在流行什么新潮什么我并不是不想关心,但是每当同学们以夸张的语气聊 着当下红透的偶像剧或者日韩明星时,我就觉得格格不入。她们激动地手舞足蹈, 涂了唇蜜的嘴唇上下翻飞,不时地蹦出“超帅的!”“卡哇伊~”之类的语言。有 时候她们会带来偶像的写真集或者影视杂志之类的互相传阅惊叹连连。偶尔会有 人扯扯我的衣服,说“你知道吗现在 XXX 很红噢!”就会马上被旁边女生拉住: “诶呀她怎么会知道~”
有时还会看到同学们书包上、本子上、校服上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短语,大 部分都是恋爱或者是颓废消极内容。有的字加上了不该有的偏旁,有的字被拆开 来写,有的字少了一撇或者一横。之前我会好心地对他/她说:“你这个字写错了 呢。”,结果换来别人的嘲笑:“你懂什么啊这叫时尚!”现在我才明白那就是所谓 的“非主流火星文”。
渐渐地老师和家长似乎也看出了这些倪端,曾经在班会上扯出几个学生当众 批评,理由无非就是“个人形象不得体”“不务正业”“心思都没用到学*上”。 还强行从一个女生书包里搜出一盒韩国明星的专辑从四楼扔了下去。之后那个女 生哭的昏天地暗,从此跟老师开始对着干。老师气不过请来家长,那女生在办公 室里撕心裂肺地吼着“你们都不懂我们现在是叛逆期啊!叛逆难道有罪吗?你们 永远都不能理解!”
我承认他们叛逆,他们与学生这个词大相庭径。 我觉得我很好。虽然在一群叛逆的中学生里,我是个另类。 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无所谓。我一个人顺流而上便知足。 我觉得我可能永远都不会与“叛逆”沾边。 ——如果只是“自己觉得”,就也有人“不觉得”。

那天是周末,学校补课之后我收拾课本准备去补*班,一个在班上颇为活跃 的女生叫住了我:“嗨!你是走 XX 街对吗?我和你一起吧!”
我点头。 走在一起时我很沉默,那位女生喋喋不休地给我讲着“韩流”和“火星文” 之类的热点话题。我不了解所以只是点头或者说“这样吗”。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不讲了,我看着她:“怎么了?” “嗯……就是,你觉不觉得你自己很叛逆?”她说。 叛逆?我愣了愣,这怎么可能呢?我说没有。 “是吗……我们都觉得你真的好与众不同,好叛逆啊!”她的语气又恢复了 以往的夸张。 “不会吧,你们为什么这么说啊?”我诧异地问。 “比如啊……我们所感兴趣的你都不予理会呢!而且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好特 别啊!觉得很有冷艳气场的样子噢!”她顿了顿又笑:“……不过,你考虑去做个 波波头吧!那样更女王啊!” “是吗。”我苦笑。 “你发现没啊?现在班上已经有女生开始学你了噢!XX、XX 还有 XX 都是呢! 切,她们学不来的!你这种感觉是天生的吧?你从小就这样吗?真的超有感觉的 ——”她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语气里充满了崇拜。 而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想要维护自己的顺势,却发现被带入了逆流之中。 ——难道规规矩矩地(本文中的人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 我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我每天规矩地穿着整套校服,在袖口上套着袖套以免弄脏。我不会在校服里 面套上长至膝盖的彩条毛衣,也不会把肥肥的校服裤子换成细细的铅笔裤。
我的头发微卷,黑色。我把它们扎成高高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我不会 在美发厅里把头发做成流行的发型,烫成细细的小波纹再染成若有若无的金棕色, 也不会留着快要遮住半边脸的刘海。
我的书包是初一时候买的,用了一个半学期,样式简单。我不会去在精品店 去买那些花里胡哨的、带有冰冷铁链的长长的书包,也不会在书包上挂上一大串 叮当作响的饰品。
我的学*用具大多都有一种办公室的感觉。在超市买那种八元钱十支的中性 笔,和五元钱一沓的笔记本。每一本课本都被我用牛皮纸整齐地包起来,用记号 笔在上面写下科目名称。我不会去买颜色绚丽形状怪异的笔和画册似的本子,也 不会用明星海报将课本包得光彩照人。
我书包里只有课本和辅导书还有文具,偶尔会有刚刚买的《读者》。我不会 在书包里装上很多厚厚的青春韩版小说,也不会偷偷地往书包里塞小镜子、唇彩 和眼影盒。
我在上微机课的时候会艰难地用 flash 制作萤火虫飞舞,或者翻着微机课本 细细地看。我不会背着老师偷偷地敲着 QQ 聊得正欢,也不会搂着好友一边看新 出的偶像剧一边惊喜地尖叫。
我每天就这样安静地过着。 现在流行什么新潮什么我并不是不想关心,但是每当同学们以夸张的语气聊 着当下红透的偶像剧或者日韩明星时,我就觉得格格不入。她们激动地手舞足蹈, 涂了唇蜜的嘴唇上下翻飞,不时地蹦出“超帅的!”“卡哇伊~”之类的语言。有

时候她们会带来偶像的写真集或者影视杂志之类的互相传阅惊叹连连。偶尔会有 人扯扯我的衣服,说“你知道吗现在 XXX 很红噢!”就会马上被旁边女生拉住: “诶呀她怎么会知道~”
有时还会看到同学们书包上、本子上、校服上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短语,大 部分都是恋爱或者是颓废消极内容。有的字加上了不该有的偏旁,有的字被拆开 来写,有的字少了一撇或者一横。之前我会好心地对他/她说:“你这个字写错了 呢。”,结果换来别人的嘲笑:“你懂什么啊这叫时尚!”现在我才明白那就是所谓 的“非主流火星文”。
渐渐地老师和家长似乎也看出了这些倪端,曾经在班会上扯出几个学生当众 批评,理由无非就是“个人形象不得体”“不务正业”“心思都没用到学*上”。 还强行从一个女生书包里搜出一盒韩国明星的专辑从四楼扔了下去。之后那个女 生哭的昏天地暗,从此跟老师开始对着干。老师气不过请来家长,那女生在办公 室里撕心裂肺地吼着“你们都不懂我们现在是叛逆期啊!叛逆难道有罪吗?你们 永远都不能理解!”
我承认他们叛逆,他们与学生这个词大相庭径。 我觉得我很好。虽然在一群叛逆的中学生里,我是个另类。 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无所谓。我一个人顺流而上便知足。 我觉得我可能永远都不会与“叛逆”沾边。 ——如果只是“自己觉得”,就也有人“不觉得”。 那天是周末,学校补课之后我收拾课本准备去补*班,一个在班上颇为活跃 的女生叫住了我:“嗨!你是走 XX 街对吗?我和你一起吧!” 我点头。

走在一起时我很沉默,那位女生喋喋不休地给我讲着“韩流”和“火星文” 之类的热点话题。我不了解所以只是点头或者说“这样吗”。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不讲了,我看着她:“怎么了?” “嗯……就是,你觉不觉得你自己很叛逆?”她说。 叛逆?我愣了愣,这怎么可能呢?我说没有。 “是吗……我们都觉得你真的好与众不同,好叛逆啊!”她的语气又恢复了 以往的夸张。 “不会吧,你们为什么这么说啊?”我诧异地问。 “比如啊……我们所感兴趣的你都不予理会呢!而且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好特 别啊!觉得很有冷艳气场的样子噢!”她顿了顿又笑:“……不过,你考虑去做个 波波头吧!那样更女王啊!” “是吗。”我苦笑。 “你发现没啊?现在班上已经有女生开始学你了噢!XX、XX 还有 XX 都是呢! 切,她们学不来的!你这种感觉是天生的吧?你从小就这样吗?真的超有感觉的 ——”她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语气里充满了崇拜。 而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想要维护自己的顺势,却发现被带入了逆流之中。 ——难道规规矩矩地(本文中的人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 我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我每天规矩地穿着整套校服,在袖口上套着袖套以免弄脏。我不会在校服里 面套上长至膝盖的彩条毛衣,也不会把肥肥的校服裤子换成细细的铅笔裤。 我的头发微卷,黑色。我把它们扎成高高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我不会

在美发厅里把头发做成流行的发型,烫成细细的小波纹再染成若有若无的金棕色, 也不会留着快要遮住半边脸的刘海。
我的书包是初一时候买的,用了一个半学期,样式简单。我不会去在精品店 去买那些花里胡哨的、带有冰冷铁链的长长的书包,也不会在书包上挂上一大串 叮当作响的饰品。
我的学*用具大多都有一种办公室的感觉。在超市买那种八元钱十支的中性 笔,和五元钱一沓的笔记本。每一本课本都被我用牛皮纸整齐地包起来,用记号 笔在上面写下科目名称。我不会去买颜色绚丽形状怪异的笔和画册似的本子,也 不会用明星海报将课本包得光彩照人。
我书包里只有课本和辅导书还有文具,偶尔会有刚刚买的《读者》。我不会 在书包里装上很多厚厚的青春韩版小说,也不会偷偷地往书包里塞小镜子、唇彩 和眼影盒。
我在上微机课的时候会艰难地用 flash 制作萤火虫飞舞,或者翻着微机课本 细细地看。我不会背着老师偷偷地敲着 QQ 聊得正欢,也不会搂着好友一边看新 出的偶像剧一边惊喜地尖叫。
我每天就这样安静地过着。 现在流行什么新潮什么我并不是不想关心,但是每当同学们以夸张的语气聊 着当下红透的偶像剧或者日韩明星时,我就觉得格格不入。她们激动地手舞足蹈, 涂了唇蜜的嘴唇上下翻飞,不时地蹦出“超帅的!”“卡哇伊~”之类的语言。有 时候她们会带来偶像的写真集或者影视杂志之类的互相传阅惊叹连连。偶尔会有 人扯扯我的衣服,说“你知道吗现在 XXX 很红噢!”就会马上被旁边女生拉住: “诶呀她怎么会知道~”

有时还会看到同学们书包上、本子上、校服上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短语,大 部分都是恋爱或者是颓废消极内容。有的字加上了不该有的偏旁,有的字被拆开 来写,有的字少了一撇或者一横。之前我会好心地对他/她说:“你这个字写错了 呢。”,结果换来别人的嘲笑:“你懂什么啊这叫时尚!”现在我才明白那就是所谓 的“非主流火星文”。
渐渐地老师和家长似乎也看出了这些倪端,曾经在班会上扯出几个学生当众 批评,理由无非就是“个人形象不得体”“不务正业”“心思都没用到学*上”。 还强行从一个女生书包里搜出一盒韩国明星的专辑从四楼扔了下去。之后那个女 生哭的昏天地暗,从此跟老师开始对着干。老师气不过请来家长,那女生在办公 室里撕心裂肺地吼着“你们都不懂我们现在是叛逆期啊!叛逆难道有罪吗?你们 永远都不能理解!”
我承认他们叛逆,他们与学生这个词大相庭径。 我觉得我很好。虽然在一群叛逆的中学生里,我是个另类。 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无所谓。我一个人顺流而上便知足。 我觉得我可能永远都不会与“叛逆”沾边。 ——如果只是“自己觉得”,就也有人“不觉得”。 那天是周末,学校补课之后我收拾课本准备去补*班,一个在班上颇为活跃 的女生叫住了我:“嗨!你是走 XX 街对吗?我和你一起吧!” 我点头。 走在一起时我很沉默,那位女生喋喋不休地给我讲着“韩流”和“火星文” 之类的热点话题。我不了解所以只是点头或者说“这样吗”。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不讲了,我看着她:“怎么了?”

“嗯……就是,你觉不觉得你自己很叛逆?”她说。 叛逆?我愣了愣,这怎么可能呢?我说没有。 “是吗……我们都觉得你真的好与众不同,好叛逆啊!”她的语气又恢复了 以往的夸张。 “不会吧,你们为什么这么说啊?”我诧异地问。 “比如啊……我们所感兴趣的你都不予理会呢!而且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好特 别啊!觉得很有冷艳气场的样子噢!”她顿了顿又笑:“……不过,你考虑去做个 波波头吧!那样更女王啊!” “是吗。”我苦笑。 “你发现没啊?现在班上已经有女生开始学你了噢!XX、XX 还有 XX 都是呢! 切,她们学不来的!你这种感觉是天生的吧?你从小就这样吗?真的超有感觉的 ——”她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语气里充满了崇拜。 而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想要维护自己的顺势,却发现被带入了逆流之中。 ——难道规规矩矩地(本文中的人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 我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我每天规矩地穿着整套校服,在袖口上套着袖套以免弄脏。我不会在校服里 面套上长至膝盖的彩条毛衣,也不会把肥肥的校服裤子换成细细的铅笔裤。 我的头发微卷,黑色。我把它们扎成高高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我不会 在美发厅里把头发做成流行的发型,烫成细细的小波纹再染成若有若无的金棕色, 也不会留着快要遮住半边脸的刘海。 我的书包是初一时候买的,用了一个半学期,样式简单。我不会去在精品店

去买那些花里胡哨的、带有冰冷铁链的长长的书包,也不会在书包上挂上一大串 叮当作响的饰品。
我的学*用具大多都有一种办公室的感觉。在超市买那种八元钱十支的中性 笔,和五元钱一沓的笔记本。每一本课本都被我用牛皮纸整齐地包起来,用记号 笔在上面写下科目名称。我不会去买颜色绚丽形状怪异的笔和画册似的本子,也 不会用明星海报将课本包得光彩照人。
我书包里只有课本和辅导书还有文具,偶尔会有刚刚买的《读者》。我不会 在书包里装上很多厚厚的青春韩版小说,也不会偷偷地往书包里塞小镜子、唇彩 和眼影盒。
我在上微机课的时候会艰难地用 flash 制作萤火虫飞舞,或者翻着微机课本 细细地看。我不会背着老师偷偷地敲着 QQ 聊得正欢,也不会搂着好友一边看新 出的偶像剧一边惊喜地尖叫。
我每天就这样安静地过着。 现在流行什么新潮什么我并不是不想关心,但是每当同学们以夸张的语气聊 着当下红透的偶像剧或者日韩明星时,我就觉得格格不入。她们激动地手舞足蹈, 涂了唇蜜的嘴唇上下翻飞,不时地蹦出“超帅的!”“卡哇伊~”之类的语言。有 时候她们会带来偶像的写真集或者影视杂志之类的互相传阅惊叹连连。偶尔会有 人扯扯我的衣服,说“你知道吗现在 XXX 很红噢!”就会马上被旁边女生拉住: “诶呀她怎么会知道~” 有时还会看到同学们书包上、本子上、校服上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短语,大 部分都是恋爱或者是颓废消极内容。有的字加上了不该有的偏旁,有的字被拆开 来写,有的字少了一撇或者一横。之前我会好心地对他/她说:“你这个字写错了

呢。”,结果换来别人的嘲笑:“你懂什么啊这叫时尚!”现在我才明白那就是所谓 的“非主流火星文”。
渐渐地老师和家长似乎也看出了这些倪端,曾经在班会上扯出几个学生当众 批评,理由无非就是“个人形象不得体”“不务正业”“心思都没用到学*上”。 还强行从一个女生书包里搜出一盒韩国明星的专辑从四楼扔了下去。之后那个女 生哭的昏天地暗,从此跟老师开始对着干。老师气不过请来家长,那女生在办公 室里撕心裂肺地吼着“你们都不懂我们现在是叛逆期啊!叛逆难道有罪吗?你们 永远都不能理解!”
我承认他们叛逆,他们与学生这个词大相庭径。 我觉得我很好。虽然在一群叛逆的中学生里,我是个另类。 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无所谓。我一个人顺流而上便知足。 我觉得我可能永远都不会与“叛逆”沾边。 ——如果只是“自己觉得”,就也有人“不觉得”。 那天是周末,学校补课之后我收拾课本准备去补*班,一个在班上颇为活跃 的女生叫住了我:“嗨!你是走 XX 街对吗?我和你一起吧!” 我点头。 走在一起时我很沉默,那位女生喋喋不休地给我讲着“韩流”和“火星文” 之类的热点话题。我不了解所以只是点头或者说“这样吗”。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不讲了,我看着她:“怎么了?” “嗯……就是,你觉不觉得你自己很叛逆?”她说。 叛逆?我愣了愣,这怎么可能呢?我说没有。 “是吗……我们都觉得你真的好与众不同,好叛逆啊!”她的语气又恢复了

以往的夸张。 “不会吧,你们为什么这么说啊?”我诧异地问。 “比如啊……我们所感兴趣的你都不予理会呢!而且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好特
别啊!觉得很有冷艳气场的样子噢!”她顿了顿又笑:“……不过,你考虑去做个 波波头吧!那样更女王啊!”
“是吗。”我苦笑。 “你发现没啊?现在班上已经有女生开始学你了噢!XX、XX 还有 XX 都是呢! 切,她们学不来的!你这种感觉是天生的吧?你从小就这样吗?真的超有感觉的 ——”她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语气里充满了崇拜。 而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想要维护自己的顺势,却发现被带入了逆流之中。 ——难道规规矩矩地(本文中的人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 我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我每天规矩地穿着整套校服,在袖口上套着袖套以免弄脏。我不会在校服里 面套上长至膝盖的彩条毛衣,也不会把肥肥的校服裤子换成细细的铅笔裤。 我的头发微卷,黑色。我把它们扎成高高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我不会 在美发厅里把头发做成流行的发型,烫成细细的小波纹再染成若有若无的金棕色, 也不会留着快要遮住半边脸的刘海。 我的书包是初一时候买的,用了一个半学期,样式简单。我不会去在精品店 去买那些花里胡哨的、带有冰冷铁链的长长的书包,也不会在书包上挂上一大串 叮当作响的饰品。 我的学*用具大多都有一种办公室的感觉。在超市买那种八元钱十支的中性

笔,和五元钱一沓的笔记本。每一本课本都被我用牛皮纸整齐地包起来,用记号 笔在上面写下科目名称。我不会去买颜色绚丽形状怪异的笔和画册似的本子,也 不会用明星海报将课本包得光彩照人。
我书包里只有课本和辅导书还有文具,偶尔会有刚刚买的《读者》。我不会 在书包里装上很多厚厚的青春韩版小说,也不会偷偷地往书包里塞小镜子、唇彩 和眼影盒。
我在上微机课的时候会艰难地用 flash 制作萤火虫飞舞,或者翻着微机课本 细细地看。我不会背着老师偷偷地敲着 QQ 聊得正欢,也不会搂着好友一边看新 出的偶像剧一边惊喜地尖叫。
我每天就这样安静地过着。 现在流行什么新潮什么我并不是不想关心,但是每当同学们以夸张的语气聊 着当下红透的偶像剧或者日韩明星时,我就觉得格格不入。她们激动地手舞足蹈, 涂了唇蜜的嘴唇上下翻飞,不时地蹦出“超帅的!”“卡哇伊~”之类的语言。有 时候她们会带来偶像的写真集或者影视杂志之类的互相传阅惊叹连连。偶尔会有 人扯扯我的衣服,说“你知道吗现在 XXX 很红噢!”就会马上被旁边女生拉住: “诶呀她怎么会知道~” 有时还会看到同学们书包上、本子上、校服上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短语,大 部分都是恋爱或者是颓废消极内容。有的字加上了不该有的偏旁,有的字被拆开 来写,有的字少了一撇或者一横。之前我会好心地对他/她说:“你这个字写错了 呢。”,结果换来别人的嘲笑:“你懂什么啊这叫时尚!”现在我才明白那就是所谓 的“非主流火星文”。 渐渐地老师和家长似乎也看出了这些倪端,曾经在班会上扯出几个学生当众

批评,理由无非就是“个人形象不得体”“不务正业”“心思都没用到学*上”。 还强行从一个女生书包里搜出一盒韩国明星的专辑从四楼扔了下去。之后那个女 生哭的昏天地暗,从此跟老师开始对着干。老师气不过请来家长,那女生在办公 室里撕心裂肺地吼着“你们都不懂我们现在是叛逆期啊!叛逆难道有罪吗?你们 永远都不能理解!”
我承认他们叛逆,他们与学生这个词大相庭径。 我觉得我很好。虽然在一群叛逆的中学生里,我是个另类。 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无所谓。我一个人顺流而上便知足。 我觉得我可能永远都不会与“叛逆”沾边。 ——如果只是“自己觉得”,就也有人“不觉得”。 那天是周末,学校补课之后我收拾课本准备去补*班,一个在班上颇为活跃 的女生叫住了我:“嗨!你是走 XX 街对吗?我和你一起吧!” 我点头。 走在一起时我很沉默,那位女生喋喋不休地给我讲着“韩流”和“火星文” 之类的热点话题。我不了解所以只是点头或者说“这样吗”。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不讲了,我看着她:“怎么了?” “嗯……就是,你觉不觉得你自己很叛逆?”她说。 叛逆?我愣了愣,这怎么可能呢?我说没有。 “是吗……我们都觉得你真的好与众不同,好叛逆啊!”她的语气又恢复了 以往的夸张。 “不会吧,你们为什么这么说啊?”我诧异地问。 “比如啊……我们所感兴趣的你都不予理会呢!而且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好特

别啊!觉得很有冷艳气场的样子噢!”她顿了顿又笑:“……不过,你考虑去做个 波波头吧!那样更女王啊!”
“是吗。”我苦笑。 “你发现没啊?现在班上已经有女生开始学你了噢!XX、XX 还有 XX 都是呢! 切,她们学不来的!你这种感觉是天生的吧?你从小就这样吗?真的超有感觉的 ——”她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语气里充满了崇拜。 而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想要维护自己的顺势,却发现被带入了逆流之中。 ——难道规规矩矩地(本文中的人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 我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我每天规矩地穿着整套校服,在袖口上套着袖套以免弄脏。我不会在校服里 面套上长至膝盖的彩条毛衣,也不会把肥肥的校服裤子换成细细的铅笔裤。 我的头发微卷,黑色。我把它们扎成高高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我不会 在美发厅里把头发做成流行的发型,烫成细细的小波纹再染成若有若无的金棕色, 也不会留着快要遮住半边脸的刘海。 我的书包是初一时候买的,用了一个半学期,样式简单。我不会去在精品店 去买那些花里胡哨的、带有冰冷铁链的长长的书包,也不会在书包上挂上一大串 叮当作响的饰品。 我的学*用具大多都有一种办公室的感觉。在超市买那种八元钱十支的中性 笔,和五元钱一沓的笔记本。每一本课本都被我用牛皮纸整齐地包起来,用记号 笔在上面写下科目名称。我不会去买颜色绚丽形状怪异的笔和画册似的本子,也 不会用明星海报将课本包得光彩照人。

我书包里只有课本和辅导书还有文具,偶尔会有刚刚买的《读者》。我不会 在书包里装上很多厚厚的青春韩版小说,也不会偷偷地往书包里塞小镜子、唇彩 和眼影盒。
我在上微机课的时候会艰难地用 flash 制作萤火虫飞舞,或者翻着微机课本 细细地看。我不会背着老师偷偷地敲着 QQ 聊得正欢,也不会搂着好友一边看新 出的偶像剧一边惊喜地尖叫。
我每天就这样安静地过着。 现在流行什么新潮什么我并不是不想关心,但是每当同学们以夸张的语气聊 着当下红透的偶像剧或者日韩明星时,我就觉得格格不入。她们激动地手舞足蹈, 涂了唇蜜的嘴唇上下翻飞,不时地蹦出“超帅的!”“卡哇伊~”之类的语言。有 时候她们会带来偶像的写真集或者影视杂志之类的互相传阅惊叹连连。偶尔会有 人扯扯我的衣服,说“你知道吗现在 XXX 很红噢!”就会马上被旁边女生拉住: “诶呀她怎么会知道~” 有时还会看到同学们书包上、本子上、校服上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短语,大 部分都是恋爱或者是颓废消极内容。有的字加上了不该有的偏旁,有的字被拆开 来写,有的字少了一撇或者一横。之前我会好心地对他/她说:“你这个字写错了 呢。”,结果换来别人的嘲笑:“你懂什么啊这叫时尚!”现在我才明白那就是所谓 的“非主流火星文”。 渐渐地老师和家长似乎也看出了这些倪端,曾经在班会上扯出几个学生当众 批评,理由无非就是“个人形象不得体”“不务正业”“心思都没用到学*上”。 还强行从一个女生书包里搜出一盒韩国明星的专辑从四楼扔了下去。之后那个女 生哭的昏天地暗,从此跟老师开始对着干。老师气不过请来家长,那女生在办公

室里撕心裂肺地吼着“你们都不懂我们现在是叛逆期啊!叛逆难道有罪吗?你们 永远都不能理解!”
我承认他们叛逆,他们与学生这个词大相庭径。 我觉得我很好。虽然在一群叛逆的中学生里,我是个另类。 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无所谓。我一个人顺流而上便知足。 我觉得我可能永远都不会与“叛逆”沾边。 ——如果只是“自己觉得”,就也有人“不觉得”。 那天是周末,学校补课之后我收拾课本准备去补*班,一个在班上颇为活跃 的女生叫住了我:“嗨!你是走 XX 街对吗?我和你一起吧!” 我点头。 走在一起时我很沉默,那位女生喋喋不休地给我讲着“韩流”和“火星文” 之类的热点话题。我不了解所以只是点头或者说“这样吗”。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不讲了,我看着她:“怎么了?” “嗯……就是,你觉不觉得你自己很叛逆?”她说。 叛逆?我愣了愣,这怎么可能呢?我说没有。 “是吗……我们都觉得你真的好与众不同,好叛逆啊!”她的语气又恢复了 以往的夸张。 “不会吧,你们为什么这么说啊?”我诧异地问。 “比如啊……我们所感兴趣的你都不予理会呢!而且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好特 别啊!觉得很有冷艳气场的样子噢!”她顿了顿又笑:“……不过,你考虑去做个 波波头吧!那样更女王啊!” “是吗。”我苦笑。

“你发现没啊?现在班上已经有女生开始学你了噢!XX、XX 还有 XX 都是呢! 切,她们学不来的!你这种感觉是天生的吧?你从小就这样吗?真的超有感觉的 ——”她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语气里充满了崇拜。
而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想要维护自己的顺势,却发现被带入了逆流之中。 ——难道规规矩矩地(本文中的人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 我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我每天规矩地穿着整套校服,在袖口上套着袖套以免弄脏。我不会在校服里 面套上长至膝盖的彩条毛衣,也不会把肥肥的校服裤子换成细细的铅笔裤。 我的头发微卷,黑色。我把它们扎成高高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我不会 在美发厅里把头发做成流行的发型,烫成细细的小波纹再染成若有若无的金棕色, 也不会留着快要遮住半边脸的刘海。 我的书包是初一时候买的,用了一个半学期,样式简单。我不会去在精品店 去买那些花里胡哨的、带有冰冷铁链的长长的书包,也不会在书包上挂上一大串 叮当作响的饰品。 我的学*用具大多都有一种办公室的感觉。在超市买那种八元钱十支的中性 笔,和五元钱一沓的笔记本。每一本课本都被我用牛皮纸整齐地包起来,用记号 笔在上面写下科目名称。我不会去买颜色绚丽形状怪异的笔和画册似的本子,也 不会用明星海报将课本包得光彩照人。 我书包里只有课本和辅导书还有文具,偶尔会有刚刚买的《读者》。我不会 在书包里装上很多厚厚的青春韩版小说,也不会偷偷地往书包里塞小镜子、唇彩 和眼影盒。

我在上微机课的时候会艰难地用 flash 制作萤火虫飞舞,或者翻着微机课本 细细地看。我不会背着老师偷偷地敲着 QQ 聊得正欢,也不会搂着好友一边看新 出的偶像剧一边惊喜地尖叫。
我每天就这样安静地过着。 现在流行什么新潮什么我并不是不想关心,但是每当同学们以夸张的语气聊 着当下红透的偶像剧或者日韩明星时,我就觉得格格不入。她们激动地手舞足蹈, 涂了唇蜜的嘴唇上下翻飞,不时地蹦出“超帅的!”“卡哇伊~”之类的语言。有 时候她们会带来偶像的写真集或者影视杂志之类的互相传阅惊叹连连。偶尔会有 人扯扯我的衣服,说“你知道吗现在 XXX 很红噢!”就会马上被旁边女生拉住: “诶呀她怎么会知道~” 有时还会看到同学们书包上、本子上、校服上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短语,大 部分都是恋爱或者是颓废消极内容。有的字加上了不该有的偏旁,有的字被拆开 来写,有的字少了一撇或者一横。之前我会好心地对他/她说:“你这个字写错了 呢。”,结果换来别人的嘲笑:“你懂什么啊这叫时尚!”现在我才明白那就是所谓 的“非主流火星文”。 渐渐地老师和家长似乎也看出了这些倪端,曾经在班会上扯出几个学生当众 批评,理由无非就是“个人形象不得体”“不务正业”“心思都没用到学*上”。 还强行从一个女生书包里搜出一盒韩国明星的专辑从四楼扔了下去。之后那个女 生哭的昏天地暗,从此跟老师开始对着干。老师气不过请来家长,那女生在办公 室里撕心裂肺地吼着“你们都不懂我们现在是叛逆期啊!叛逆难道有罪吗?你们 永远都不能理解!” 我承认他们叛逆,他们与学生这个词大相庭径。

我觉得我很好。虽然在一群叛逆的中学生里,我是个另类。 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无所谓。我一个人顺流而上便知足。 我觉得我可能永远都不会与“叛逆”沾边。 ——如果只是“自己觉得”,就也有人“不觉得”。 那天是周末,学校补课之后我收拾课本准备去补*班,一个在班上颇为活跃 的女生叫住了我:“嗨!你是走 XX 街对吗?我和你一起吧!” 我点头。 走在一起时我很沉默,那位女生喋喋不休地给我讲着“韩流”和“火星文” 之类的热点话题。我不了解所以只是点头或者说“这样吗”。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不讲了,我看着她:“怎么了?” “嗯……就是,你觉不觉得你自己很叛逆?”她说。 叛逆?我愣了愣,这怎么可能呢?我说没有。 “是吗……我们都觉得你真的好与众不同,好叛逆啊!”她的语气又恢复了 以往的夸张。 “不会吧,你们为什么这么说啊?”我诧异地问。 “比如啊……我们所感兴趣的你都不予理会呢!而且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好特 别啊!觉得很有冷艳气场的样子噢!”她顿了顿又笑:“……不过,你考虑去做个 波波头吧!那样更女王啊!” “是吗。”我苦笑。 “你发现没啊?现在班上已经有女生开始学你了噢!XX、XX 还有 XX 都是呢! 切,她们学不来的!你这种感觉是天生的吧?你从小就这样吗?真的超有感觉的 ——”她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语气里充满了崇拜。

而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想要维护自己的顺势,却发现被带入了逆流之中。 ——难道规规矩矩地


相关文档

  • 高中历史专题一古代中国的政治制度1.1中国早期政治制度的特点课件人民版必修1
  • 叶子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_高中作文
  • 我的背包——致韶光年代的毋庸置疑的友谊和校园 高中作文【700字】
  • 2015-2016学年高中历史专题一古代中国的政治制度1.1中国早期政治制度的特点练*人民版必修1
  • 2017_2018学年高中历史专题一古代中国的政治制度1.1中国早期政治制度的特点课时达标训练人民版必修1
  • 高中历史《新中国时期》:政治建设的曲折历程及其历史性转折
  • 高中化学《氯气》(氯气的实验室制取及性质)教案2苏教版必修1
  • 高中物理优化设计人教版必修2《实验探究功与速度变化的关系》课时训练18
  • 猜你喜欢

  • 东莞市邱氏打铁激光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_中标190924
  • 信用社第二届监事会工作报告
  • 2021年三年级风筝读后感
  • [安装ISO9000]设备报废申请单(标准范本)
  • 关于闺蜜的qq个性签名大全
  • 电影百团大战观后感800字观看百团大战观后感800字
  • 村级计生协会工作计划
  • 【译林版】和*路小学3A英语7-8单元测试卷(附听力稿)
  • 2018年黑龙江省绥化市中考数学试卷(解析版)
  • 创意简述(北京培训)(2)共99页文档
  • 企业社会责任匹配性何时对消费者品牌态度更重要——影响消费者
  • 股东协议常用样书
  • 2018-2019学年度八年级第一学期生物期末试题及答案
  • 【2018-2019】和谐家庭推荐材料-实用word文档 (3页)
  • 高考阅读理解高频词汇101-200详解
  • 【9A文】强化基层银行的团队建设
  • 20XX年关于理科班主任工作计划
  • 理科什么意思 理科的反义词
  • 无偿输血与临床输血培训教程试题
  • 【最新2018】瑟肽晏?肪滞盼?ぷ髯芙岘范文模板 (6页)
  • 成都儿童牙齿矫正
  • 以党的十五大精神为动力 加快广东商品流通体系建设
  • 电动车基本知识讲解1
  • 关于旅游管理应用型本科加强实践教学环节的思考
  • 关闭开发者模式vivo
  • 浙江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拟定教授(研究员)任职条件.doc
  • 专题一2盛唐伟业的奠基人唐太宗_图文.ppt
  • 音乐 六年级上册 第2单元 管乐之家 word高清打印版电子书电子课本
  • 长春建新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企业信用报告)- 天眼查
  • 大四学年自我鉴定简短
  • 玉溪贝西科技有限公司企业信用报告-天眼查
  • 【参考借鉴】西师版小学数学五年级下册全册教案.doc
  • 【Matlab课件】第一讲 Matlab简介及其基础资料
  • 高考英语大一轮复*第一部分模块九Units1~2课下作业牛津译林版20170707123
  • 计算机机房用活动地板
  • 导游词怎么写200个字
  • 【推荐】天门山小记作文-word范文模板 (1页)
  • 学术演讲的技巧
  • 渐渐明白了,人都是会变的
  • 观察蝴蝶的小学生作文300字
  • 【优质】别让深爱变成一生的伤-word范文模板 (1页)
  • 精选-实践好监督执纪四种形态-调研报告-范文
  • 电脑版